协作者新闻

骑手关爱行动个案实录——骑手高兴:像我这样喜欢上班的人

2021-05-02 created by:协作者

c22f745f1f24505e120d61124dc45a9_副本.jpg

2021年4月25日至2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在广西考察时指出,要提高人民生活品质,落实就业优先战略和积极就业政策,做好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农民工和城镇困难人员等重点群体就业工作。要完善多渠道灵活就业的社会保障制度,维护好卡车司机、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的合法权益。

4月28日,一个#副处长送外卖12小时赚41元#消息更是冲上热搜,让更多网友纷纷关注到外卖骑手这个行业。

外卖骑手在奔波送外卖的背后的真实状况是什么,他们又有哪些需求?五一劳动节之际,协作者云社工将在5月份陆续推出壳牌和协作者联合发起的“骑手关爱行动”项目中的个案故事,邀您持续关注、关爱身边的外卖骑手。

像我这样喜欢上班的人——骑手关爱行动个案实录(一)

被访者:高兴(化名)

打工所在地:珠海

编者注:高兴,女,已婚,32周岁,广西籍,现和丈夫、女儿和儿子在广东珠海市某工业园工作生活。丈夫在工厂上班,高兴自己全职做骑手一年有余,两人的收入供着两个孩子上学,女儿上五年级,儿子上四年级,孩子均为私立学校的住校生,学期学费要8000多。高兴表示:“养一个孩子好难啊!”

高兴念初中时,觉得自己学习跟不上,成绩低,觉得丢人,就辍学了,15岁便随着同龄人在亲戚叔叔的携带下,到东莞一家玩具厂做玩具,和爸爸在同一工厂打工。高兴先后做过玩具厂、电子厂等工作。2008年,高兴将满18岁,时值金融危机,在年初到珠海找工作,无果,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高兴和丈夫都是来自单亲家庭,又在同一个地方打工,相同的背景、经历使他们组成了家庭。

生下女儿后,2014年孩子刚到上小学年龄,高兴便开始进工厂打工,直至2019年工厂倒闭。之后,高兴做过小生意,摆过地摊,2020年,工业区经济不景气,高兴的生意没能做起来。在朋友的介绍下,选择了新兴行业做外卖骑手。

喜欢做骑手

高兴喜欢骑手这份工作,一来是因为骑手工作自由,能照顾到家里的孩子,二来是收入比在工厂打工挣的多。做骑手的收入能满足家庭支出的同时还略有结余。“我做骑手有400多天啦!比在工厂我更喜欢骑手,因为相对来说要比在工厂里面的收入高一点。因为工厂里面的话,上班是规定这么多时间,没有事做的话就不能加班,像我比较喜欢上班的人……跑得多,就可以多挣点。”

在现在的同事中,有一个她崇拜的对象,叫阿兰,她们一起进取拼搏。“我们是在一个队里的,阿兰很勤快的,她每天很规律的,每天早上7:00起床,然后下午不休息,干到晚上十点半十一点,她很勤快的,是我最崇拜的一个对象。有几个星期吧!我感觉,我要跟那个阿兰赛跑,我要跟她一样拿这么多单,然后我就天天早上要跟她一样起来,然后晚上的话,她收工了,我还在跑。”

同事、闺蜜的支持让高兴坚持骑手这份工作有了更多的动力。如果某个骑手同事接了单又遇到事要处理,他们都会相互帮忙送一下。“我们都会互相送礼物,就像昨天 ‘女神节’,我们几个同事在一起吃饭,我给她们买了巧克力,然后她们给我送了花,很开心!然后遇到难过的事——有时候跑不到单,我们也会互相倾诉一下,像有时候遇到一些客人,点了外卖又不下来拿等等,有时候遇到开心的事,比如说客人打赏小费,我们也会去把这个喜悦跟其他的同事分享一下……”

和消费者互相体谅

刚开始做骑手那会儿,高兴苦恼过,“因为不熟悉地理环境,然后加上找不到商家,找不到客人的住处,还是很难的!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高兴工作认真,有单来了,她都会优先给人家送去再考虑到自己,经常如此。有一天早上,她刚在早餐店点了一个汤河粉,不料系统立马给她派一个单。饥肠辘辘的她对店老板说,“我把那个单先送完,回来再吃”。等到回去吃的时候,汤水已经把面粉泡得烂烂的了。

高兴自从做了骑手后经常忘记吃饭。自己的老毛病胃痛有时候会犯。“自己偶尔可能有点胃痛,这个是很正常的。因为像我们骑手,每天吃饭的时间不规律,再加上忙于工作,因为在人家吃饭的时间我们是最忙的时间,所以通常疏漏了自己,都是在第一时间把午餐给人家送到手里去。忙完了,到下午没有那么多订单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吃饭。”

送外卖时,有的客人会要求高兴帮忙带垃圾下楼。对于这额外的要求,高兴也会体谅对方。“有时候,我们也是看人的情况,比如说人家带孩子可能不太方便下楼,也可能是残疾人,他们要求我们给他带什么我们也会带,只要说明原因我们都会带,因为我们都有这个同情心。”

高兴也能在和消费者的互动中感受到他们的理解。有一次某个订单因高兴自己心急、路又滑摔了一跤,眼看要超时,她积极和消费者做沟通:“您可以帮我修改一下定位,然后我这边出了点事故……”消费者修改了之后,高兴送过去说,“不好意思,我不想发生这个事情了,但是已经发生了没有办法了,是吧?谢谢你原谅我,为我改时间,我非常的感动。” 有的消费者一句“辛苦了”,也让高兴感觉很温暖。

生活有压力,希望在心间

高兴是在众包团队里跑单,在线的时间段是有单量要求的,有时候担心跑不到就会很着急,“因为我害怕不达标!我不想成为那种‘拖油瓶’(拖人后腿)。我很害怕,因为我来自单亲家庭,这个可能这给我带来了心理阴影,我就是不想做那种‘拖油瓶’。”

“有时候平台给的时间太少,再加上没有设定好,有些商家没有出餐就直接派给我们了,导致我们没有时间去配送,我们时间就很紧迫,内心就会有焦虑或者就是会很着急,没有看到旁边的车辆,有时候就会闯红灯,就容易出事故。”谈到自己在马路上的行车安全问题,高兴希望商家可以出餐快点,给到骑手更多一点点的时间去配送,这样骑手就不用老是闯红灯,“老是闯红灯,老是赶时间,感觉我们送外卖,有时候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做赌注。”

除了配送压力,高兴提到孩子上学的问题也很苦恼。“入学这方面,像我两个小孩子读书这么贵!真的非常有压力!像我们在外面一个月工资也没有多少,房租要交钱,水电费要交钱,小孩子学费的话也是相当的贵!除了吃住的话是没有多少钱剩下的。我希望得到政府积分入学的支持,能让出来务工的人的孩子也能进公立学校。”

未来,高兴想自己开一家饮食店,现在是一边做骑手一边等待着时机。“长期做这个(骑手)肯定不行啦!因为系统每一年都在优化,单价一年比一年低!长久做肯定是不行的!我还是想着以后自己做老板,只是现在还没有定下来,再加上现在资金可能也会有点压力,也考虑到现在疫情,时机不定。”

社会工作者手记:

高兴在接受社会工作者访谈时,不时会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她是个乐观向上的人,也会很积极的主动分享自己在工作、生活、子女教育等方面的情况。高兴对待工作的认真进取、为消费者着想、富有同情心、积极沟通,和同事相处也比较融洽。这些好的品质,也正是大多数劳动者最珍贵的品质。相信高兴不管是做骑手还是做小生意,都可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与高兴一样,许多骑手朋友最关注的是子女的教育,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公平入学,希望政策可以关注到他们,因为,无论是在哪个城市做哪种工作,他们都始终如一、以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社会为国家做着自己的贡献。

延伸:2020年12月,北京市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简称“协作者”)与壳牌(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壳牌”)联合发起“骑手关爱行动”项目。项目启动至今,协作者在北京、南京、青岛、珠海等四个城市进行骑手需求评估,通过研究、倡导和社会工作服务,探索具有示范推广价值的骑手关爱服务经验,通过倡议服务活动,引导和支持社会力量关爱该群体,协助其更好地平衡职业安全与生计发展的关系,让骑手群体为社会公众提供便利的同时,自身也能在安全与尊严有保障的前提下,更好地发展。

(更多个案故事与个案报告见微信公众号“协作者云社工”,转载请在公众号后台留言与协作者联系。)

感谢每一位协作者之友,共同关注骑手关爱行动,关爱外卖骑手,回应他们的生存、安全、健康、归属与爱、自我实现等需求。谢谢你们!

项目配图_副本.jpg

主编:李真

撰稿:岑有羽

编辑/排版:王立宏


支持协作者,你可以加入协作者之友,成为协作者月捐人

cf.lingxi360.com/p/ca512p4q3yewvdk5yev51dzgl8mknx7r

加入协作者之友 二维码_副本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