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新闻

骑手关爱行动——让骑手脸颊上汗珠闪动的光芒被看见

2021-05-02 created by:协作者

每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各行各业辛勤的劳动者均是主角。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和人们的生活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但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业态新模式表现出巨大的韧性和发展潜力。从餐饮外卖行业衍生出来的骑手,是新业态下的最具代表性的劳动者之一。

2021年4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广西考察时强调要完善多渠道灵活就业的社会保障制度,维护好卡车司机、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的合法权益。与此同时,近期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体验一天外卖骑手的媒体报道也让骑手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作为新兴职业劳动者,在为人们提供便利生活的同时,以农民工为主体的骑手是怎么样的一个群体?“为什么骑手会冒着生命安全的危险疾驰在大街小巷中?”在经常被提及的安全问题的背后,是什么在影响和左右着骑手的选择?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关爱和支持?

协作者自2003年成立以来一直关注和服务以农民工为主的流动人口群体,在18年的服务实践和研究中,协作者发现,农民工不仅仅是“挣钱的机器”,他们有着每个人都有的健康安全、子女教育、人际交往、职业发展和自我实现等各方面的需求。

在此背景下,2020年底,在关注安全议题的壳牌(中国)有限公司的支持下,协作者发起了“骑手关爱行动”,希望通过调查了解和分析骑手的需求,传递该群体的真实状况,进而提出有针对性的专业干预建议以及开展试点关爱服务,并通过倡议全社会共同理解和关心骑手群体,协助他们在城市更体面地劳动和生活。骑手的故事和声音组成了我们需求评估工作的一部分。

来自单亲家庭的高兴18岁的时候就已经从老家广西玉林到珠海进工厂打工。2019年工厂倒闭之后,高兴摆过地摊,也做过小生意,但因为疫情影响生意也没有做起来。为了和丈夫一起好好养家,让两个孩子入读公立学校,高兴当上了骑手。同样作为母亲,派单的时候,高兴也会体谅家里有孩子的顾客,顺路帮他们带上需要的东西。

来自山东菏泽的阿生和阿梁,是村里同姓的叔侄俩。因为老家工作机会不多,俩人先后到北京开始跑外卖。因为年轻,两三年的工作经历就让他们成为骑手中的“老师傅”,知道怎么样更好处理和顾客、商家的冲突,也知道如何“迁就系统”安排时间和规避损失。虽然如此,兄弟俩却不看好自己长期做骑手的工作。对阿梁来说,骑手只是一份过渡的工作,而阿生则因为要养家,觉得骑手这份工作不能带给家人稳定的收入和保障。

做骑手已经4年的小建初中毕业后就跟着爸爸从江苏徐州到青岛打工。进过工厂,在饭店也打过零工,为了能挣更高的收入,小建当上了骑手。虽然工作时间上比起工厂“自由”了一些,但为了租房子,给孩子交学费和学习辅导班,小建平均每天工作十五个小时,心里充满不能陪伴孩子的苦涩与无奈。

骑手,他们可能是孩子的父亲,或是母亲,也是别人家父母的孩子,他们可能是一起打拼的同乡兄弟,也可能是你社区里的邻居,他们都是劳动者。他们在作为职业人的同时,也有着生存、安全、健康、归属与爱、自我实现等需求,这些构成了他们生命的横截面。

但这些故事却不容易被听见。

过去三个月,我们通过问卷调查了343名骑手,以及深度访谈了20名骑手,听见了骑手群体的声音,以及20个家庭的故事。

我们希望更多骑手的声音被听到,希望社会各界可以关注在骑手背后隐藏的多重需求,并且在了解到骑手需求之后能够行动起来,力所能及地为骑手做一些事情。因为我们是彼此紧密相连的个体,是邻人,也是共建共创美好社会的社会人。对骑手群体的关注、服务和行动不仅关乎“共享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也关乎享受骑手群体服务成果的企业的社会责任和消费者的责任。

对骑手的关爱,让我们从理解开始。

感谢每一位协作者之友,共同关注骑手关爱行动,关爱外卖骑手,回应他们的生存、安全、健康、归属与爱、自我实现等需求。谢谢你们!

主编:李真

撰稿:潘愉

排版:王立宏


支持协作者,你可以加入协作者之友,成为协作者月捐人

cf.lingxi360.com/p/ca512p4q3yewvdk5yev51dzgl8mknx7r

加入协作者之友 二维码_副本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