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新闻

骑手关爱行动 学者:安全问题背后,哪些因素让骑手忽视危险

2020-12-10 created by:北京协作者

编者按:12月2日上午,由北京市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简称“协作者”)与壳牌(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壳牌”)联合举办的“困局与突破——骑手关爱行动公益论坛”在线举行。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刘海娟博士研究生,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沈锦浩博士研究生分享了在安全问题背后让骑手忽视危险的众多因素,以及他们在研究中对于骑手关爱行动的呼吁。

 

(注:本文根据讲者发言整理编辑完成,内容有删减)

 

外卖骑手与“下载劳动”:

武汉地区外卖员调查分享

 

刘海娟,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研究生

 

我是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刘海娟,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武汉地区外卖员调查报告分享。

 

我们团队在2019年7月份到8月份,进行了一场武汉市快递员外卖员的社会调查,是希望能够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以及他们所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整体调查下来的感受是作为平台劳动者,他们和传统工厂体制的工人的劳动形式很不一样,我们把它叫做“下载劳动”。

 

什么是“下载劳动”呢?“下载劳动”是指平台作为巨大的具备反思能力的有机体,它会将一套精密且动态调整的劳动控制模式下载到工人身上,全面塑造乃至取代工人原有的主体性。平台存在着彻底塑造工人心智的可能性。比如说对于骑手们来说,平台规划他们工作的流程,制定工作的规则,控制他们每单的送达时间,规划送外卖的线路,甚至从外到内的塑造了他们对时间的紧迫感。

 

他们的劳动过程呈现了两组矛盾的关系:

 

第一个是强吸引和弱契约。强吸引表现在入职门槛比较低以吸纳他们进入,还有我们看到的在媒体宣传和招聘启事里到处会强调的“外卖员月薪过万”,最后是他们以高度的劳动自由来吸引大家从业。他们的劳动关系其实属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也就是我们讲的弱契约。

 

第二组矛盾关系是高监管和低反抗。平台工人的劳动过程并不像互联网平台那样标榜的,或者说我们大众想的那样自由,恰恰相反,骑手们受到多重的监管,包括了平台、消费者、商家的监管,这种监管更呈现出一种全景式的监控状态。

 

面对这样的监管,我们的骑手反抗是什么方式呢?其实是比较有限的,常见的就是编织自己的社会关系网络来支持自己,平台工人的关系网络主要分为顾客关系网络、保安门卫关系网络,以及工友关系网络。还有骑手们利用系统的漏洞来争取权益,比如挂单。但是平台的完善是通过算法自主实现完善的,这种低频的反抗的数据会变成平台优化自身的养分。

 

我们再来看一下外卖员的一些生存状况。

 

他们在入行之后的一些工作状态,其实更多的是表现在入行后他们面临的竞争更加激烈,当然工作也会更加的灵活,同时工作的安全问题增大,这里的安全问题主要是交通安全。

 

入行后大部分骑手的收入其实是有所提高的,他们的收入增加的比重是79.4%,但是他们的流动性也比较大,存在挣快钱的一个现象,并且30%的骑手同时会兼顾另外一份工作,

 

劳动关系的状况是,与35.1%的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的比重来相比的话,骑手签订劳动合同比例还是比较高的,是52.36%。但是这并不表明他们和平台公司直接签合同,他们大部分其实是和平台下辖的劳务派遣公司或者站点签的合同。虽然签了合同,但是他们购买社会保险的比例并不高,只是会给他们单独买一些意外伤害险。

 

再有,就是骑手的工资拖欠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比例其实是0.84%,但是骑手遭遇工资拖欠的比重比较大,是15.8%,被拖欠中有61.8%的拖欠来自于工作站点,劳务派遣公司的拖欠占25%。

 

他们其实面临的更多的困难是交通安全的问题,32.8%的骑手的车辆有违规被扣押过,他们车辆超标是被扣押的主要原因,他们发生交通事故的比例非常高,79.83%的骑手发生过交通事故。

 

我们怎么来进一步的来去保障他们的利益呢?

 

在政策方面,可以看到交通政策、行业政策、劳动权益政策交织的制度性网络形塑着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交通政策调整公民出行规则,行业政策调整行业从业者规范,而劳动权益与行业劳动者的权益保障息息相关。

 

伴随共享经济的发展,更多的平台型劳工涌现在劳动力市场。2018年,共享经济平台员工数为598万人,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7.6亿人,而提供服务者人数约7500万人[(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除骑手群体以外,典型的平台劳工有网约司机、网约家政工、网络主播等,而关于共享经济平台及平台劳工的政策缺失问题较严重,目前已发布的政策主要集中在网约车管理,骑手劳动权益特殊保护处于空白。

 

总体来看,平台劳工的总体政策框架呈现如下特点:

一是缺乏统一的政策。因为市场的多变,平台经济波及到多个行业分布零散,目前并没有针对所有平台型劳工的统一的管理政策;

二是在针对平台劳工管理时,政策意图是提供监管而非提供服务。这种监管落入平台技术中,日益升级为严密的数字化监控;

三是劳动法律政策的失灵状态。现有完善的劳动法体系以缔结正式劳动关系为基础生效,而平台劳工的劳动关系认定处于模糊状态,这造成了平台劳工的劳动权益保护的空白状态。


而目前关于平台劳工的劳动权益所达成的共识不利于行业劳动力的再生产,这些共识肯定了平台经济的贡献,看到它所带来的劳动用工形式对于现存劳动法理论的挑战,却倾向于以发展经济为主,含糊的提及劳动者权益的正当性,进而提出劳动关系认定不能被泛化的观点。我们认为有必要共同推进平台劳工的劳动权益的保障方案,并且针对外卖行业进行电动车专项的一个挂牌管理,深圳市目前就是这样执行的。

 

熟悉的陌生人:外卖骑手的劳动境遇

 

沈锦浩,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大家好,我是沈锦浩,来自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我曾经也体验过两个月的外卖工作,我今天汇报的题目是《熟悉的陌生人:外卖骑手的劳动境遇》,主要和大家谈一谈外卖骑手“不为人知”的一些事情。

 

我首先想谈的是外卖骑手的多重画像。在我看来,平时的外卖骑手有三重画像。第一重是风雨极速人。他们似乎总是非常忙碌,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都一直穿梭在大街小巷中,也经常发生交通事故。第二重是全天候工人。外卖行业不像制造业,有人点外卖,骑手才能送外卖。因此骑手需要花很多时间等外卖订单。我曾做过一个计算,上海的骑手要想“月入过万”,每个月至少要跑1200单,每天至少要跑40单,每单要跑15-20分钟,那么每天就需要工作10-13个小时,这还是在订单相对充足的情况下。不然,骑手要花更多时间等单。第三重是被歧视的人。今年发生的北京SKP商场事件、去年发生的哈尔滨卓展购物中心事件都是因为商场不让骑手进入而上了热搜,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本质,那就是外卖骑手的职业歧视。

 

下面我谈一谈外卖骑手的劳动问题。

首先是时间问题。这里我想讲的是外卖骑手为什么会频繁地超速、逆行、闯红灯?平台的时间要求肯定是不用说了,还有要注意的是平台的强制派单和技术盲区。骑手送单并非送完一单后再送另一单,而是手上同时挂着许多单,用外卖行业的行话来说就是“挂单”。“挂单”既可能是骑手主动抢单,也可能是平台强制派单。骑手主动抢单时通常会量力而为,平台强制派单则不会,有时候会连派8-9个订单。当骑手挂着很多单时,会出现订单配送时间重叠的现象。此外,平台还存在许多技术无法有效预测与管理的盲区,第一,交通状况的复杂性。第二,顾客具体位置的差异性。就是说,骑手送外卖是送到具体楼层具体房间,而在平台系统看来,是送到那个“点”,爬楼梯、等电梯是不被计算的。当骑手拼命赶时间而顾客责怪骑手送餐慢的时候,其实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商家出餐速度。还有就是不少顾客仗着自己拥有评分权力、骑手害怕差评罚款的优势,对骑手提出许多附加要求,如代取快递、带垃圾下楼等。

 

第二个是差评问题。顾客是否满意是一种主观评断,这种情感感受因人而异。有时候还会出现“恶意差评”的情况,就是骑手明明没有犯任何错,但是就是被莫名其妙地给了差评。可能是顾客心情不好,还有就是“连坐差评”,就是原本属于商家的延误或者失误往往会被归咎为骑手的问题。“太辣了”、“盐放多了”、“饭太少了”……这些对于商家的吐槽经常会出现在骑手差评区里。

 

第三个是劳动关系问题。现在很多外卖骑手基本上都不会签订劳动合同,最多是劳务合同。我以前在送外卖的时候,就是签的劳务合同。当时,他们还要我签自愿放弃社保缴纳申明和劳务合同收阅确认单。而且这个合同我也拿不到,签好之后就被收走了,甚至有些还是口头协议。

 

最后,谈一谈如何做好外卖骑手的关爱服务。这里主要是从利益相关者理论出发。

 

对于政府来说,应当明确双方的劳动关系,推动社会保险的覆盖,尤其是工伤保险。

 

对于平台来说,应当勇于承担社会责任,改革奖惩制度,改善工作条件。

 

对于商家来说,应当考虑骑手的时间限制,留给骑手相对宽裕的配送时间。

 

从社会工作者角度来说,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来开展工作:

第一个是链接资源,为骑手提供必要的工作物资,如头盔、护膝、手把护手罩、防水手机套等,尤其是护膝、手把护手罩,在寒冷的冬天非常需要的;

第二个是关注女性,骑手里有10%是女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工作的灵活性,可以满足女骑手提高家庭照料、子女教育等方面的需求;

第三个是专业介入,关注骑手的精神健康,消除工作中的负面情绪带来的危害,送外卖一整天的经验压力非常大,有时候还非常焦虑和着急;

第四个组织协调,帮助骑手形成自己的社群团结网络、乃至工会,出自己的声音;

第五点是发起倡议,培养公民平等意识,加强公民劳动教育,倡导正确的劳动观和劳动态度。外卖骑手也是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和建设者,我们应该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