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新闻

协作者社工——袁晶:社会工作,带给我不一样的人生

2020-10-27 created by:袁晶

Dingtalk_20201023123027_副本.jpg

袁晶珠海协作者第一代团队成员,社会工作师。2008年入职协作者,一年后作为北京协作者培养的骨干派往珠海协作者,承担起珠海协作者的一线服务工作,成为团队的社会工作督导。在珠海协作者成功主持工业区开放式公益服务中心的建设与运行,向日葵计划主要执行人,设计开发社区行伙伴关爱计划等项目。具有较丰富的督导、志愿者培育、一线社会工作实务与管理经验,曾获“广东省社工之星”荣誉称号。2017年因家庭原因回到老家江西,2018年参与创建了江西协作者,现任职于江西协作者。


2020年,这是我从事社会工作的第13个年头。在协作者,我的社会工作生涯从这起步,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真正开启了社会工作实践,这一干就是十年多。完成这篇文章也是添添补补跨越了好些个年头,絮絮叨叨的记录着自己初出茅庐走到今天的历程,也算是对自己成长的点滴回顾。作为一名社会工作者,我们要做的是“生命影响生命”的过程,达到“助人自助”的目的。一开始,我觉得自己在服务别人,慢慢的,我发现,其实是最终也是在服务自己。

遇见

2005年的高考没考好,考虑是否读技校或是放弃学业时,收到了一份不记得是否有报这个学校这个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社会工作系社会工作专业。那会儿,亲戚中就数大伯有见识,便跑去问大伯,想知道这是个什么专业,以后做什么。大伯说:这个就是新闻里说的,哪里发生灾害就去救灾的,这个不好做,你去学校,让学校老师给你调专业。这就是第一次听到对社会工作的介绍。

当然,我去学校报到了,并没有提出转专业。不是因为想做社会工作者,而是那会儿我很内向,胆子小,不爱说话,见着老师都畏惧几份,哪敢提转专业的事。

大三上半学期,学校实行3+2实习,即3天实践2天回校上课,在这每周三天的实践中,我开始接触公益,和几位同学一起,懵懂的跟着一位资深义工参与各种公益活动,因为他本身有一份工作,但更多时间都是以个人名义在从事公益服务,所以那会儿一直都说不清是什么机构,只是具体做一些老师交给的事情。我们几个同学一起组织人员免费去电影院看电影、开展义卖、协助老师在职业学校给学生开展活动等等。

这段时间,我更多的体会是怎样组织活动,比较少得到社会工作方面的引导,不过,也是这个实践,让我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自信心也得到了提升。我想是因为参与的事情多了,了解熟悉的也多了,自己的参与也得到了实践老师和学校老师的认可,使我的自信心得到了提高。也是基于这段时间的实践,老师对我的认可,在大三下半年进行毕业实习时,老师推荐我到专业性强的北京协作者进行专业实习。

微信图片_20201103115715_副本.jpg

 袁晶为北京的流动儿童、家长介绍服务内容

锻炼

2008年2月14日,我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第一次来到北京,来到陌生的胡同,找到了胡同深处的协作者。协作者的同事雯雯带我找了个住处,双井桥一个小区的地下室,每月300元,十来平米不到的空间放了2张上下铺,我就在那等另外2位一起实习的同学。实习报道前,李涛和李真老师半夜开完会还特意来看望了我们,嘘寒问暖,让初来乍到的我们备感温暖。接下来就是每天早起挤公交的实习日子。

2008年,北京协作者已经成立了5年,有着丰富的专业服务经验,这种专业化,不仅体现在服务活动当中,也体现在同事间的相处中。开始实习的第一个周末,我便有机会参与了北京城郊社区的家庭走访,这是北京协作者服务了5年的城乡社区结合部。许多从河北省张北县来的菜农带着家人在这租种土地,自建简易房,虽然条件挺艰苦,但人却很热情、纯朴。跟着走访了一户人家之后,我和另一位实习生同学要搭档访谈,有担心,也有在心里做着准备,回顾着要了解的问题,回顾着其他人访谈的方法,暗自告诉自己要注意专业技巧的运用。我们来到一个三口之家,孩子的母亲一人在房内,见我们来了之后便招呼我们上炕,接着我们就聊了起来。

我们来访的目的一说出口,她便涛涛不绝的开始述说,一开始,我记得个案技巧里提到的要倾听、回应、同理……所以在听她讲述时也很认真,眼睛关注着她,不时的“嗯”,点头表示回应,慢慢的我发现,她不断的在说,其实讲的就是一个问题。于是,我们开始想办法,想婉转的了解其他问题。她也是挺配合的,有问题她就回答,回答完了,继续说原的来的话题。而这个话题我无法真正的去回应它,只能一味的在那听,点头,但心里挺焦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直到“救星”到才把我们换了出来。

这就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如何运用好个案的技巧?其实方法没错,也都是好东西,但好东西没有了灵魂,那也只是个空壳。灵魂是什么,是对人的关注。问问自己,你真的关心面前这个人吗?如果你真的关心,你就会认真地听她说,想知道她的事情,想知道为什么。把自己放到对方说的情景中去,感受那个时候的担心、焦虑,给到对方安慰。所以从实习开始,不论你做的是什么工作,都别忘记了带着专业角色去思考,让自己养成习惯。

在北京实践的一年,是协助我从学生到工作者角色的过渡、提升社会工作服务能力的一年。这一年,有许多的思考,当然也有过挣扎。当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学生了,应该有自己的工作责任承担,我会特别怀念学校里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有时候,我还想,做社会工作者太难了,退而求其次,做个志愿者就好了。对志愿者的要求没那么严,这样,自己能做得轻松自如。想是这么想,但还是一点点坚持做下来。我想这一点一滴的坚持源于对社会工作的认同,也来源于活动中接触到的每个人。

微信图片_20201103115750_副本.jpg

袁晶开展社会工作小组活动

在这一年里,我时常梦见自己在带活动中出状况了,惊醒后庆幸是场梦,便赶紧检查活动有没有疵漏,反而使活动开展减少了错误的发生,竟也喜欢上做这样的梦。我也写过检讨,准备打退堂鼓时,幸亏雯雯的鼓励和说服,才让我调整了心态,重新面对工作。开展服务过程中对参与者的观察也因雯雯给到了积极肯定的反馈更加用心,对之前有些害怕的评估也慢慢改观,状态越来越好。

我想,步入社会的第一年,对于每个学生来说,都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在这个第一年,让我明确了自己的职业发展的方向。特别是看到社区的孩子为了参加表演,因手脚冻的太疼都哭了还要坚持排练;社区的大哥大嫂看到我们来到社区后的嘘寒问暖和对服务的支持;言语间感受到他们在生活中的挣扎,在工作中的无奈,感受到他们的追求和期待……从中,也感受到做每一件事的意义和自己的价值所在。在实践中,我感受到观察和反思对自我成长的重要性,也深刻的体会了“在行动中反思,在反思中行动”。

发展

2008年12月,珠海协作者在北京协作者、伟创力和珠海民政局的支持下注册成立了。我和玳瑁便到珠海协作者开展工作。2009年2月2日晚上,我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珠海,天色很晚,已看不清这个地方的全貌,只看到一排排的店铺,不愁没有吃饭的地方。与同事杨玳瑁汇合后,她给我大致的介绍这个工业园社区的情况。

2008年底,玳瑁在珠海协作者注册成立后便一人留在了珠海,与工厂沟通需要的支持,找机构的位置,找人装修等做前期的准备工作。到我来时,机构的房子已经简单的装修过了,只是装修后的场地,需要我们自己打扫,这可是很大的一个工程。好在机构开展之前,北京协作者已经面试通过的3位实习生也即将到位。

微信图片_20201103115755_副本.jpg

袁晶为服务对象开展专题培训

在珠海开展服务深切的感觉到,要带好一个团队,真是不简单,如何把良好的团队文化氛围持续下去,如何安排好服务活动及工作任务,如何避免自己的情绪影响团队成员等等都是自己面临的困难。社会工作的反思能让自己意识到要改正的不足,意识到要克制自己,自我调节,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能力,这些困难依然是提升自我的奠基石。

珠海服务的顺利铺开,基于在北京开展一年的服务和工作中受训的规范打下的良好基础。在珠海的第一个活动是我组织的元宵节,那会参与的人员基本上是前期田野调查认识的人,虽然人不多,但也是其乐融融,有了个美好的开端。起初的活动类别少,活动并不太多,基本上是我和玳瑁加3名实习生全员出动,慢慢的,我们开始考虑需要人尽其用,也需要侧重培养实习生。

在珠海,我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我不仅需要开展服务,也需要协助实习生提升他们的专业服务能力,也从原来完成机构直接安排的工作变成负责安排协调整体的服务工作,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全新的东西,又是一次大挑战。

有了一年成长的收获,面对3位实习生,我每每都想把我知道的统统告诉给她们,好让她们少走弯路,所以每次活动的筹备会或是评估会,我都会以自己的经验,说很多,提醒一大堆,哪怕是很小的细节。本希望协助他们做得更好,可最后的作用却相反。

到底应该怎样带实习生呢?记得离开北京时,督导和我做了次交谈,也提到带动实习生的事情,我也是从实习生走过来的,需要结合我的情况,设身处地的站在实习生当时的情境下去考虑她的困难,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一味的提醒与要求。

在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我也在调整自己的状态,每当出现问题时不会直接的告诉实习生应该怎样做,怎样想,而是先了解实习生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做,通过提问的方式,引导实习生自己去思考问题,对实习生需要多些的鼓励与支持,同时放手让她去做一些事情,工作人员把握好原则、底线、应急处理。

经过两年的服务开展,珠海协作者凝聚了一批志愿者,随着志愿服务的深入,我感受到志愿者参与的成长和需要。2010年7月,珠海协作者启动向日葵计划,尝试通过项目的方式,与企业合作,让志愿者能够获得更多成长和支持,希望志愿者能够通过系统、专业的学习,成长为具有一定社会工作理念与实务能力的志愿者,挖掘和发展他们的能力,服务社区更多的人群。

在整个过程中,我和团队实时对志愿者进行督导,开展一对一或是小组督导,协助志愿者克服活动设计、主持、开展等各个环节中的困难,协助志愿者反思自己的困难和问题等。

2011年4月,11位志愿者分成了3个小组,我们根据志愿者想在社区开展的活动引导项目设计,开始实践。我负责带其中两个小队的志愿者分别开展两个活动项目。这些志愿者与之前自己带实习生还不同,他们没有系统的学过社会工作专业,文化水平高低不同,对事情的理解程度也不同。有时候就需要示范、讲解、评估,让他们明白。比如活动的评估会,志愿者没有主持过,也不太了解为什么要开。我和大家一起参与,让他们明白评估出来的东西不仅自己受用,整理出来的内容对其他可能也面临同样问题的人也有帮助。

 微信图片_20201103115759_副本.jpg

 袁晶为志愿者组织开展主题培训活动

如何开评估会呢?大家都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就给大家做示范。当我示范好之后,会与大家梳理一下这个过程中使用了哪些专业方法,以便让大家更好的了解和尝试运用。当然,这个过程中需要对志愿者在努力改善的举动表示鼓励,哪怕刚有个念头,这样的话能促使他坚定的去思考、去行动。也需要注意观察志愿者在参与活动项目开展过程中的情绪状态,因为他们还面临着在工厂工作上的压力,需要更多的关注与督导。

因为对11位志愿者的培养投入了许多的精力,志愿者掌握了服务开展的思路和方法后,却要离开了,那时候有个疑问:“花了这么多精力培养了志愿者,但最后却会离开,这种投入值不值?有什么用?”最后一次这批志愿者聚在一起,一起聊这个成长过程中自己的变化时提到:“我们在这里学到的,离开去到其他地方也可以利用起来。”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许多的失落。然而,我们的志愿者几乎都是流动工人,培育后的离开,志愿者的流失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2010年,在李真老师的带领下,我和23名志愿者一起参与了民众戏剧的培训,并见证了《一个民工的幸福生活》创作的全过程。这个过程中我不仅感受到志愿者们的变化,对自己又多了一份了解,原来放下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能够把需要的最好的状态显现出来。在剧情表演过程中,我感觉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一个表演者,你所做的事情,就是全身心投入的扮演好你的角色。

在带领向日葵计划的过程中,我收获的不仅是个人的成长,因为那11名志愿者中,后来有6名陆续参加了国家社会工作资格考试,其中有3名通过了考试拿到了助理社会工作师资格,并先后进入到社会工作领域工作,其中有一名在珠海协作者成为专职社会工作者至今。

突破

从沉默少语到“话痨”,从众人前发言的脸红紧张到活动带领中的有条不紊,从社会工作技巧运用的生疏到成为习惯,从犹豫徘徊到有信心去迎接挑战等等的变化,都离不开协作者团队对我的培养,悉心引导,提供足够的空间和试错的机会。

没有团队的包容和支持,这个慢悠悠的我也许今日不知在干些什么,因此,在珠海需要去带新同事的日子,也保持着这份包容与支持,和团队成员一起共事、生活,彼此更为了解,情感也更深。记得有位来协作者应聘试用的同事在和同工讨论事情处理看法时反馈:你们的想法,处理方式一样一样的。她当时表达的言语很诧异,好像不该这样。之前我还真没留意过,听到她的评估倒觉得团队成员思考事情的角度、理念一致,挺好。

这是个有爱的团队,对于我来说,在珠海因为有这个团队的存在而有了归属感,每次从老家回来,也有种回家可以见到亲人的感觉,有什么事都想找团队的人说说。

微信图片_20201103115804_副本.jpg

 袁晶主持交流活动

回归

2016年休产假期间在老家,发现老家的幼儿园很多,而乡村的幼儿园基本上以带孩子为主,家里的亲戚为方便接孩子,居然也可以去幼儿园教书,估计聘请的老师也没有多少专业性。我妈说“你也可以去”。而小学现在一个班有七十多个人,老师根本管不过来,以致于托管、补课随处可见,我侄子也是补课大军中的一员,据说补课老师叫上他上高中的孩子2个人为近30个人辅导作业。侄子功课也没见有什么长进,语文作业虽做完了,但下次还是不能理解题目,完全为了应付作业而写完,令人犯愁。侄子的爸爸也不知道怎么管,没耐心,孩子对他只有畏惧,能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想想协作者童缘,社会工作者从孩子的特点出发,培养兴趣,功课的引导……多希望老家有个协作者童缘。为适应新添闺女带来的生活变化,看到老家服务的缺陷,结合这么些年来的服务经验,我开始重新考虑如何将生活和工作更好的兼顾,有了一个不太成熟的冲动——在老家开一个“协作者童缘”——这是我的理想,也希望是可以实现的理想。

很快,有个“童缘”的梦想在2019年1月,我们收到江西省民政厅发来的注册审批通过信息时,便实现了。2017年,返乡的我遇到了同样从北京协作者返乡的玉方,我们都有一个简单的想法,把在外面从事了这么些年的社会工作服务在家乡做下去。2018年,在协作者同事玳瑁的指引下,在协作者创始人李涛老师的支持下,我们决定筹建“江西协作者”,谋划机构发展方向。2018年,我们在村里的祠堂举办了首届“快乐童年·幸福家园”乡村公益夏令营,在闲置的幼儿园举办了乡村公益冬令营,和村小的孩子建立了关系,获得了家长、学校的认可。这些努力都为“江西协作者”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随着“江西协作者”服务进入正轨,儿童的服务需求量大,我们也链接了高校的社团,服务活动的开展也更频繁,加上下半年每1-2个月需要出差上饶至少一周时间,我投入到工作中的时间精力更多。

Dingtalk_20201023131811_副本.jpg

袁晶为江西协作者乡村儿童开展夏令营活动

相比我在工作中的价值感而言,处理自己与两岁女儿分离的焦虑感来得更强烈,我才意识到谈理想时,把曾让我纠结的家庭影响因素淡化了,我以为我可以,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这使得我懊悔过自己的考虑欠缺,对孩子怀有欠意,但也唯有逼着自己做好心理建设,积极去面对。这个阶段的渡过得益于过往服务经历中接触到的家庭教育、亲子沟通等服务,机构开展的《他们也是父母》调研对我认知的影响,它让我知道要正向看待分离期,做好自身的心理建设,积极采取一些行动协助孩子理解这种分离,同时也得益于家人对我的理解和支持。

Dingtalk_20201023132028_副本.jpg

袁晶带领江西协作者乡村儿童开展小组活动

在从事社会工作的这一路上,对我个人的发展带来了许多的变化,我也在不断的重新认识自己,自己的潜能被挖掘出来,获得更多成长。社会工作路上的十来年,有过他人的认可,有过价值实现感,但也更感觉到自己能力的局限,也不时会有迷茫,我想不论历经多少,依然需要回归初衷,放下自我,开放、包容、接纳、吸收、思考。

我很庆幸自己遇见社会工作,遇到协作者这个有专业有爱的团队。可以说,社会工作,带给我不一样的人生。

主编:李真   撰稿:袁晶   编辑:王立宏


支持协作者,你可以加入协作者之友,成为协作者月捐人

cf.lingxi360.com/p/ca512p4q3yewvdk5yev51dzgl8mknx7r

加入协作者之友 二维码_副本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