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新闻

疫情下的深呼吸——这疫情,可得赶快过去

2020-03-21 created by:协作者


本文是协作者在“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中,针对困境农民工家庭开展的个案访谈之一,旨在快速识别疫情中的脆弱人群及其需求,为疫情防控和救援工作提供参考,我们整理出来与你分享。

疫情下的深呼吸——困境农民工家庭个案实录(十五)

 这疫情,可得赶快过去

口述者:小梅(化名)/河南信阳籍

打工所在地:北京

编者注:小梅,女,44周岁,中专毕业,河南籍在京务工人员,患有高血压、糖尿病。丈夫做外墙保洁,也兼做临时工,患有腰间盘突出。小梅在一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做代课老师,每月工资除去五险,到手有2000元左右,丈夫月收入4000元,一家六口人勉强维持生计。

因为疫情不得已留在北京过年

我们原计划腊月二十八返乡,孩子爸爸有一个保洁的活儿想做,结果因为疫情没有做成,也回不了老家。腊月二十七、八日才听说这个病情,开始没重视,大年初一忽然网络、微信上到处都在讲这个,才觉得严重。

过去每年都有回家,老家孩子奶奶80多岁,每年都回去看,每年也就这个时候一家人能聚一下。这次回不去了,孩子他爸也没办法,只能等疫情结束之后再找时间回去看看。现在这情况家里人也不让我们回去,回去也得隔离起来,只好留在北京,路上怕风险更大,河南也是重灾区,管的比这里都严。

我们这里有两个大院,几百个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家庭,从腊月二十一到腊月二十七、八,就陆陆续续回老家过年了,现在这一片也没几家人在了,对我们来说反而安全点。现在也没有什么人来给我们宣传什么防护措施,都是看新闻,知道情况严重,就不让孩子出去,其实也没地方去。

现在,我们这边小区也封起来了,有社区值班队,设立关卡,大院里其他人家也陆续回来,也都通知需要在家隔离,我们也就不出门了。我们这边一次一家就让出去一个人,都封着,不让随便走。这个倒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钱也出去买不了东西。

小梅家门口的过道(拍摄于2019年8月)

如果感觉不舒服,再咨询协作者

我有高血压,糖尿病,身体弱虚胖,也是经常吃药。孩子他爸主要是腰间盘突出,工作上不能做重活儿,所以有些活儿就做不了。一般不去医院,平时也就感冒发热,去村里诊所拿点药就行。

我们都没有签合同,我有五险,他爸什么都没有,连工作都不稳定。我好歹有保险,在北京如果看医生还好点,不过没事也不去。孩子他爸和小孩儿都是家里的新农合,别的没有。一个是不知道有什么保险,也交不起,能生活就不错了,没有想过上保险的事情。他爸做临时工,平时都是哪里有活儿哪里做,老板不会考虑给上保险,自己也没考虑过,要有保障,都得是持续上保险的那种,我们打工的家庭很少有条件能上,我感觉90%以上的打工家庭都不会有。

去探望小梅一家时,家里停电了,社会工作者和孩子们一起点蜡烛照明(拍摄于2017年11月)

在防护方面我们知道要戴口罩,注意消毒。我们家有原来学校发过防雾霾的口罩,我留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符合情况的。对门大姐是做保洁的,她们领导给了她半瓶84消毒液,她回来看我没有,又给我倒了一点,告诉我稀释下能消毒。现在家里就是没有孩子的口罩,没有儿童专用的,我就让他们尽量在家待着。老大能用大人的口罩,两个小的不行,我觉得不严实。我给他们说,外面有病毒,他们也不怎么出去。如果感染了新冠肺炎基本的症状我知道,但具体要去哪个医院我不清楚,如果感觉不舒服,再咨询协作者。

跟2003年非典时候比,知道的消息比以前多了

这个大院基本都是外地的,过年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了不知道有没有专门的措施,现在是没有感觉到。等人都回来了,可能危险也就大了,人多,密集,到时候就更不敢让孩子再来回跑了。不过,也不能让人家不回来吧。

小梅家建了一个社区自助图书馆,可以让附近的小朋友看书借书(拍摄于2019年8月)

跟2003年非典时候比,知道的消息比以前多了,以前都是猜的。现在手机里打开就都是。朋友圈、微信群里老家啥情况都能知道,我都看到我们那里挖路设置路障把村都封了。现在有什么事情,大家群里一说就都知道了。现在在家出不去,也就是每天看手机,没别的事情。

这次疫情应该很快就能过去吧,不是说居家隔离十五天么?这些天过了还没有结束,我们就知道影响太大了。

最担心的当然是工作,不能工作就没有经济来源

生活上前段时间买菜不方便,我家里现在就是春节前买的白菜、土豆和一些青菜,想去买点面,都没了,再想办法去别的地方买吧。很少网上买吃的东西,再说菜也不能网上买呀。

现在好了一点,能买到一些东西,我们现在主要吃青菜,小油菜两块多一斤,土豆两块钱一斤,菠菜三块多一斤。我们都是买最便宜的菜,幸好这里离蔬菜批发市场近一点,菜比其他地方已经便宜很多了。但架不住几个孩子吃饭,每次都是一边做,一边吃,饭都做好,他们也快吃完了。几个孩子每天早上一醒就说饿,要吃饭。孩子们能吃上饭就不错了,不挑食,我每次去超市买上三四袋面,回来自己蒸馒头、做面条。

家里老人就是靠孩子他爸兄弟和姑姑看着,我们每天都给老人打电话。开始以为也就半个月的事情,要是持续两个月,我们肯定生活都没办法了,我现在就只有基本工资,孩子他爸有疫情肯定没办法出去工作,一家六口要吃饭,还得给老家老人生活费、房租,哪一项都得用钱;再有就是几个孩子上学,现在每天在家看电视,写作业,时间长了,不是回事儿吧?这疫情,可得赶快过去。

 

家里的墙上贴满了孩子们得的奖状(拍摄于2019年8月)

最担心的当然是工作,一直这么闹疫情,没有工作就没有经济来源。这几天好点,大院的房东让孩子他爸给帮着看大门做登记什么的,给点费用,房东也是看我们没收入挺困难的。除了生活还有孩子们的学习,大儿子这边在老家上学,学校通知延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学;三个小的也是等通知。大儿子高二,选的理科,物理、数学不好,我也辅导不了,现在课程是跟不上,也没有好办法。三个小的我还能辅导点,目前还行。

我们现在是两个信用卡倒着用,昨天用我手里的信用卡刚给孩子他爸卡上的8000块钱还了。没办法就只能这样,现在亲戚朋友手里也都没有钱,没有地方借,他们也是倒着信用卡或借着钱。我们知道这个不是办法,万一弄错了,别出什么问题,影响信用,别再罚款了。

对于未来来说,我们也是得等,疫情不结束,都不能工作。希望快点结束,早点找工作,没有其他打算了。

社会工作者手记

作为打工子弟学校代课老师的小梅,经历过非典,对于此次疫情并没有太多的紧张。让她焦虑的是一家人的生活,4个9到17岁的孩子,除了吃饭还要上学,如果疫情持续下去,一家人生活费、房租水电只靠她的基本工资将难以为继,目前也需要靠借贷维持生活。但小梅还是充满希望,希望疫情尽快过去,一切如常。

服务建议

当下:

1、协调陪伴天使志愿者,针对需要回老家读书的老大辅导功课;

2、通过在线服务,由陪伴天使及社会工作者为大儿子提供“返乡青少年同伴互助小组”,为其提供情感、学习等方面的支持;

3、为其他孩子提供课业辅导、兴趣课堂、陪伴天使等在线服务;

4、持续跟进家庭近况,了解家庭下一步的生活规划,协助疫情期间的正常生活。

长远:

1、为孩子父亲提供就业资讯和建议,为疫情过后参与工作做好准备,缓解家庭经济困难;

2、协调资源,使其能够参与健康体检服务,以监测身体健康情况;

3、疫情结束后,继续对该家庭提供助学帮扶,包括援助小额助学资金,以缓解儿童学费压力。

协作者课题组_副本_副本.jpg


支持协作者,你可以加入协作者之友,成为协作者月捐人

cf.lingxi360.com/p/ca512p4q3yewvdk5yev51dzgl8mknx7r

加入协作者之友 二维码_副本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