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新闻

疫情下的深呼吸——借了钱,现在日子才能过

2020-03-21 created by:协作者

本文是协作者在“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中,针对困境农民工家庭开展的个案访谈之一,旨在快速识别疫情中的脆弱人群及其需求,为疫情防控和救援工作提供参考,我们整理出来与你分享。

疫情下的深呼吸——困境农民工家庭个案实录(十六)

借了钱,现在日子才能过 

口述者:胡闯(化名)/安徽籍

打工所在地:南京

编者按:胡闯,66岁,安徽六安人,初中学历。由于年纪较大,妻子找不到工作,胡闯偶尔捡废品、打工零工贴补家用。大儿子和儿媳在孙子四个月大的时候离异,小儿子小帅(化名)在上初中三年级,孙子小宏(化名)在上初中一年级。大儿子平时靠收废品、开车拉货、搬运,搞装修等挣钱养家,每月收入3000左右。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儿子一直未能工作,开始靠借钱维持一家五口人的基本生活。

离婚后的转变

在小宏四个月的时候,他妈妈就给小宏断了奶,跟小宏爸爸离婚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家里,也没有联系过。离婚后,有一段时间,小宏爸爸也就是我的大儿子也很少回家,在外游荡对家里的事不管不顾,偶尔回家就是打骂小宏,也不承担起抚养小宏的责任。我看不下去,会骂大儿子,想让他找份工作养家,但是听不进我的话。小宏平时也都不爱说话,只有在谈到妈妈时,孩子才会说:“我恨死了”。养育小儿子和孙子的责任就靠我一个人,我帮人卸货、有时候去工地收废品之后会卖掉,也去过厂房帮忙看东西,但工资都比较低,也没有保险。

现在我年龄大了身体就开始出现问题,身体也越来越瘦,有胃溃疡、食道炎,颈椎也不好,都是老毛病,只能吃点流食,吃点消炎药。这个病有很长时间了,轻的活可以做一点,重活就干不了。

社会工作者去探望胡闯一家(拍摄于2019年秋季)

幸好有你们(协作者),现在大儿子开始照顾这个家了,跟小宏的关系也变好了一些。大儿子觉得你们在家里建这个微学社很好,可以和志愿者多一些交流,做游戏、写作业、做实验、英语、语文、画画、写毛笔字。

因为流感,一家人都留在了南京

今年春节我们都没回老家,因为在孩子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们一家4个人都得了流感,除了我孙子小宏。刚开始是我们家小儿子小帅(比小宏大2岁)得了流感,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他身体就不舒服了,但没跟老师讲,回到家里后开始发烧,躺了一天。第二天,我和他哥(大儿子)就把他带到医院去挂水。

在医院呆了3天回来,花了一千多块钱。但初一晚上,小帅又高烧不得了,他哥就带他去医院,那天还下了大雨。晚上七八点钟,医院说不带口罩不让进,可能是当时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到处都挺恐慌的,人人都要戴口罩。

但当时小孩又高烧烧得不得了,我着急,家里又没有口罩,我就赶紧跑到医院边上的小超市里买,70块钱买了3个一次性口罩,我滴乖乖,心尖口上割肉,但贵也没办法,小孩得进医院啊……经过各种化验,医生说:“是病毒性流感,不是新冠肺炎,开点药吃吃就可以。”这时,我的心才放下了,小帅回来吃吃药,慢慢就好了。后来除了小宏,我们一家人也传染了病毒性流感,发热,也是吃了医生开的药,一直到过年后那几天才好。就因为流感,我们一家人今年都没回老家。

面对疫情,最开始挺害怕的

新冠肺炎疫情,我最早是自己通过手机上推送的新闻和在电视看到的,防护措施我也知道,电视上一直在播。第一不能到人群多的地方去,第二要带好口罩,第三要少出门。孩子的班主任也发好几次。学校现在管理严格得很,看学生情况怎么样,学校也通知延期开学,具体开学还要看情况。

我心里还是挺害怕的,感觉这次和“非典”那次差不多,那时候还不害怕,这次看着新闻里感染人数一天增加那么多,还有很多死亡的,家里也没备有口罩、消毒液什么的。在疫情严重那段时间,到处买不到口罩,我们一直呆在家里,在家隔离也是对自己负责,尤其是这个疫情传播前,我们一家人只有小宏没感染上,其他人全染上流感,心里害怕,更加不敢出门。

在家“隔离”,家庭经济难以支撑

现在我们天天也不怎么出去,也不知道疫情发展成什么样,也没人讲这个事情。我在手机上看疫情好一些了,南京没再出现确诊的。现在小区出门都要办卡,没卡都不能出门。现在一般大儿子和我出去买菜,2天或者3天出去买一次,但菜还贵的很,一次要100多元,现在都不敢买。

社区周边的孩子到建立在胡闯家的微学社里来写作业(拍摄于2018年秋季)

小孩寒假作业还没有做完,现在在家上网课,用手机上网课,早上9:40到中午12:00,一天就上这个时间,下午写作业。孩子在家啥事也不能做,也不能出门,小帅在学校有加入足球队,想出门踢个足球也不行。我们怕人家,人家也怕我们。

因为疫情的影响,小宏爸爸复工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没有通知。我以前还可以帮人卸货,做点废品回收的生意填补家用,但现在年纪大,颈椎不好,是老毛病了,还有胃溃疡、食道炎之类的,这个病有很长时间了,轻的活可以做一点,重活就干不了,人家也不敢要,现在只剩小宏爸爸一个人干活维持家里生计。

现在发生疫情这种情况,对家庭影响肯定大,平时每个月1000块钱的房租、水电费,还有两个孩子的学费,在学校的食宿每个月就要1500块钱……现在我们米都快吃不起来。大儿子干不了活,家里也就没有收入,没有办法。大儿子只能从去年干活的雇主家借了5000块钱,现在基本的日子才能过……

社会工作者手记

对于胡闯一家来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让一家人感到害怕,不能外出工作,家里断了经济来源,只能依靠借钱维持生活。而像胡闯一家这样借贷维持生活的困境农民工家庭还有很多,面对突发的危机,如何协助这个群体度过面前的困难,给到他们相应的保障?不仅是当下,也是社会各界在疫情后期必须直面的问题。

服务建议

短期:

1、协调救助资源,提供紧急生活救助;

2、为家庭提供口罩、消毒水等基本防护物资;

3、为胡闯和儿子提供就业等相关信息,疏导心理压力;

4、为孩子提供在线课业辅导。

长期:

1、鼓励孩子参与童缘服务活动,培育助人意识;

2、为胡闯协调医疗资源;

3、提供亲职教育,协助家长和孩子之间建立亲密关系。

协作者课题组_副本_副本.jpg


支持协作者,你可以加入协作者之友,成为协作者月捐人

cf.lingxi360.com/p/ca512p4q3yewvdk5yev51dzgl8mknx7r

加入协作者之友 二维码_副本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