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新闻

疫情下的深呼吸——不识字的我,心里压力很大

2020-02-13 created by:协作者


本文是协作者在“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中,针对困境农民工家庭开展的个案访谈之一,旨在快速识别疫情中的脆弱人群及其需求,为疫情防控和救援工作提供参考,我们整理出来与你分享。


疫情下的深呼吸——困境农民工家庭个案实录(之二)

不识字的我,心里压力很大

 口述者:李玲(化名)/山东籍

打工所在地:北京

编者注:李玲,47岁,不识字。因为丈夫腰病严重不能工作,她独自一人带着就读小学5年级的女儿冉冉在北京打工谋生。虽然李玲自己也患有腰间盘突出和心肌炎,只因病情相对丈夫较轻,她顶着压力打着两份家政小时工,一个人支撑着家。

现在的收入就是我自己打了两份小时工

      我老家是山东菏泽单县农村的,2012年到北京打工,以前断断续续来了又回去,很多次。

     我在北京干着两份做饭的小时工,我和老公身体都不好,干不了别的活儿。我不识字,我们家就靠我挣钱。我有腰间椎盘突出的病,心脏也不舒服,也有点心肌炎,得了8年多了。这两天不知道是(因为疫情)吓得还是什么的,反正晚上老出汗,心里空落落的难受。心肌炎也去医院看过,是以前有一次发烧烧的特别厉害,烧的眼睛当时都看不见了,也烧出心肌炎了,一直没有除根,现在没吃药,什么药也没吃,没有钱。腰椎间盘压迫的腿走路疼,医院说得做手术,要十万元,没有别的好办法,而且做不好的话会残疾。

     我老公也是腰间盘突出,比我还厉害,腰疼起来疼得直哭,只能吃止疼片,不吃饭光吃药把胃吃坏了,胃穿孔了,腰就没法继续治疗,回家先养胃。后来我的腰也开始疼了,他就没法继续去看病,就在老家养着。他也没继续上过班。他看着跟好人一样,一干活就不行,等过年我想着给他找一个做保安什么的工作。他心情不好就特别烦躁,我想他哪怕给饭店刷个碗啥的,可即使想去干小时工,人家也不愿意找男同志的……慢慢来,有工作干了心情就不一样了,等天暖和了让他去找找试试。他要是能干点活,我的负担也能小一点。

    我是一着凉或者一阴天,腰疼就特别明显。腰特别疼的话就休息两天,或者拿热水袋敷一下,自己知道这病是怎么回事了,没再上过医院。全家三口人都有新农合,3个人一年交1000元。住院的话能报70%,减去这个药、那个药不能报的,其实就相当于能报销40%。

  现在的收入就是我自己打了两份家政做饭的小时工,一份是每天上午,另一份是每天晚上两小时去给人家做饭,一个月一共3000元。花销就是房租水电1100元/月,孩子每学期3000元学费杂费什么的,有时我或者她爸腰不舒服,再花钱买点药。

  微信图片_20200214171558.jpg

▲ 李玲在城里的出租屋(摄于2019年夏季)

我不识字,这个武汉肺炎我们知道的都不多

   腊月二十七,我自己带着女儿回到老家了,我老公本来是在老家待着,因为冬天老家冷,没有暖气,于是他冬天就回北京了。春节他没有回去,留在北京自己过年,因为北京有暧气。我和冉冉在老家没有暖气,买了个热水袋还有电热毯,能管点用。我返乡时不了解疫情,大年三十和初一就只是听说武汉有这个病,但是没传到我们这,不厉害,但没想到这么严重。初一大家还都拜年来着,初二串亲戚时听村干部广播了才知道,村里的路都封上了,我们是初二才知道这个事。据说我们老家从武汉回来好多人,都给隔离了,不让他们出去。

   离我们这挺近(安徽老家)的某个庄有人确定是这个病了,但是据说是跑了,现在找不着人,所以现在谁也不敢出去,我们村里的路口全都是挖掘机给挖断了。谁也不敢上谁家去,就在家里哪也不敢去,人心惶惶的。

   我不识字,关于这次这个武汉肺炎(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们都知道的不多。还是我们家女儿去小卖部买的口罩,她说如果出门就戴上。她买的好像是一次性的口罩,外包装上没写医用口罩。传播途径啥的,我们也不知道。冉冉现在天天也不出去,那天她跟我说“妈妈咱们找点醋把屋里熏一下吧?”还说“买点口罩吧!”她就在屋里看看书看看电视,做作业啥的了,也不敢出去。

    昨天女儿问我:“妈妈有这个病是什么症状啊?妈妈我也头疼不想走路,要不你带我上医院看看吧?”。邻村有小卫生室,不舒服了可以去看看。我说你可别瞎说别吓妈妈。

孩子舅舅说,我娘家村里有个发烧的,让我千万别去了,去了也进不去村子。说是村里有人发烧去了县医院,有可能是这个病例,村里也把他家封上了,我们反正也不知道他是一般的感冒发烧,还是这个病毒发烧。村里人心惶惶的。

 微信图片_20200211164254.jpg

▲ 协作者社会工作者探访李玲家(摄于2019年夏季)

在一起都有感情了,我就特别担心老太太他们俩。

   我在北京给老人做饭,当时要回家过年时,老人就不想让我回去,因为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快90岁了,老太太身体还不太好,住在4楼还没有电梯,他们特别爱干净,不想吃外边的饭,就想留我给他们做饭。他们就跟我商量能不能不回家,我说不行啊,因为我爸我妈都80(岁)了,一个得过直肠癌,一个得过脑出血,他们老想我,老给我打电话,不回去不行。俩老人就跟我商量回家去一个礼拜行不行?我说两个礼拜吧!那天我给他们打电话,说这可怎么办啊?我说我们这的路可能封上了,现在没走。他们说他们吃饭都困难,买东西也下不去楼。他家儿子年前二十九出去玩了,因为疫情这个事他儿子也回不去。他家闺女跟着女婿回东北了,也回不去。我也着急这事呢。

  像你说的我跟他打电话让他们联系社区,让社区想想办法帮帮忙啥。他们家对我挺好的,挺信任的。老太太身体不好,我之前跟他们说过让他们找个长期的保姆吧,他们找过3个,觉得不好,还是打电话让我回去,老太太还哭,还让她闺女开车上我家找我商量,说小李你还是回去照顾我妈吧,找了3个人都不行。她一哭我就心里那啥了,就又回来了。今年我回老家把他家的钥匙门卡都带回了,本来我说回家前还给他们,他们说你就拿着吧,拿着方便,啥时候回来就能开门了。他们对我好,说实话在一起待得时间长了都有感情了,我就特别担心老太太他们俩。

  我想着要是能初十左右顺利回北京去,我就还是在老太太家里做小时工,要是我不能及时回去,就得跟他们说找别人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北京好不好找人,因为这个病(新冠肺炎)外地的人可能都回不去吧?

    孩子她爸自己在北京,家里也有米有面,倒是有吃的,就是菜价可贵了。我还得问问大巴车还能不能继续开,我也得问一下北京那边房东是不是能继续租房或者是不是涨钱啥,也不知道这个病什么时候能够过去。

 李玲的女儿参加协作者举办的公益夏令营(摄于2019年夏季).jpg

▲ 李玲的女儿参加协作者举办的公益夏令营(摄于2019年夏季)

社会工作者手记

和李玲通电话的过程,仍然能感觉到她的坚韧。和众多朴实勤劳的农村妇女一样,她忍着腰痛独自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她担心着丈夫的腰病,更担心着丈夫的心理状态。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她感到惶恐不安,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挂念着在城里雇主家的两位老人——如同她面对生活的坚韧一样,她在困难面前显现出的善良,让我倍感希望,即使在疫情尚不明朗的当下。

服务建议:

当下:

1、普及新型冠状病毒防疫知识;

2、了解家庭返京计划及下一步的生活规划,持续跟进;

3、协助其了解打工所在城市就业、复工、租房、外地人员返城后的防控政策等信息,为返城做准备。

4、协助其联系雇主老人所在社区,跟进两位空巢老人在疫情期间的的生活照顾。

长远:

1、链接医学志愿者和医疗救助资源,提供健康与就医咨询体检服务和医疗救助;

2、结合在其家中设立的协作者困境儿童自助图书馆开展的活动,提供家庭关系辅导服务、职业规划和就业咨询服务改善家庭生活和就业状况;

3、继续开展助学帮扶,包括援助小额助学资金,对接陪伴天使志愿者,提供课业辅导和陪伴支持。

 

(更多个案故事与个案报告见微信公众号“协作者云社工”,转载请在公众号后台留言与协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