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开始于春节假期,农民工群体是春节流动的主要人群,该群体受经济条件、社会保障、信息获取能力、社区支持等因素的影响,在疫情中属于高风险高脆弱性人群,尤其是家庭式迁移的农民工,流动成本更高,生活压力更大,应对风险的能力更弱。其中,特别是因为疾病、工伤职业病、丧失劳动能力、单亲等原因,导致深陷困境的农民工家庭,迫于各种原因而在生存机会相对较多的城市靠打工维持生计,且以拾荒、打短工、建筑工、装修工、做小生意等非正规就业为主,相比成建制单位就业人群,几乎没有任何社会保障,一旦风险降临,更是雪上加霜。

 

协作者自2003年成立以来,先后针对非典疫情开展了“农民工抗击非典紧急救援行动”、针对2008年金融危机开展了农民工应对金融危机干预项目,以及针对本次疫情的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等一系列农民工灾害管理工作,从紧急救援、减灾能力建设,到培育灾害管理志愿者网络,积累了丰富的农民工灾害管理经验。协作者认为,农民工应对灾难的脆弱性包括有形的物质方面的,如经济条件差;也包括社会或组织方面的,如缺少来自单位与家庭的直接帮助;还包括动机和态度方面的,如因为信息不对称、无助而产生的麻木、绝望消极。这些问题的背后实际上是该群体组织、健康、劳动权益长期缺失,而在“灾难”时刻的集中体现。因此,灾害管理不应局限于物资救援,而是在满足脆弱人群现实性需求的同时,与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相结合,提升其社区参与的意识和能力,构建助人自助的社群灾害管理模式。

 

2020年1月22日,协作者启动“农民工及其子女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紧急救援与能力建设项目”(简称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依据灾害管理的能力与脆弱性分析框架,依托“协作者”分布于北京、长三角、珠三角、山东半岛和江西农村地区的服务网络,针对当地在疫情特殊时期,脆弱性较高的困境农民工及其子女开展需求评估和动态监测,了解该群体面对疫情存在的需求和困难,识别脆弱人群,确认重点服务对象,通过信息知识救援、防护物资救援、生计经济援助,协助该群体及时了解疫情相关知识,解决其基本生存困难,做好自身防护工作;同步开展在线知识培训以及疫情后期灾害管理培训,提升该群体的灾害管理能力,培育灾害管理志愿者。

 

《疫情下农民工家庭调查报告》发布会

多方联动关注灾害管理视角下的农民工长效服务机制建设

为什么要关注农民工家庭——写在《疫情下农民工家庭调查报告》发布之际

个案故事——李晓楠:我的期望

个案故事——李红琴:我的疫情生活

 

协作者报告

脆弱与潜能——疫情下农民工家庭调查报告

新冠肺炎疫情中困境农民工家庭需求分析报告(摘要)

新冠肺炎疫情中困境农民工家庭需求分析报告(之二)(摘要版)

新冠肺炎疫情中困境农民工家庭需求分析报告 (之三) (摘要版)

新冠肺炎疫情中困境农民工家庭需求分析报告 (之四

 

协作者线下救援

1月22日,协作者启动“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在多方努力下,协作者于2月19日筹集到第一批口罩。2月22日、23日,五地协作者进行了第一次线下物资救援发放。随后,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协作者筹集到愈来愈多的防护物资,大大缓解了资源紧缺的压力,并进行了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批线下救援物资发放,详见《线下救援丨口罩之役》

 

相关媒体报道(部分)

财经杂志:疫情致中国新增返乡留乡农民工超800万人,如何保住他们脆弱的生计

南方都市报:超9成受访农民工家庭生活受疫情影响 社会救助如何精准施策

社工观察:疫情面前,社会工作者可以做什么?

南方周末:公益组织湖北驰援之惑:真正应该动员的是社区里的老百姓

中国发展简报:【协作者专栏】疫情之下,社会组织在行动:北京社会组织应对疫情状况调查报告

财新网:特稿|生病又失业 疫情下的困境农民工怎么办?

爱德传一基金:李涛:社会组织要带着底层意识,深入到底层去,扎根到底层去,服务到底层去 | CNC-COVID19专题22

CGTNAmid coronavirus,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are part of China's frontline defense

上海爱德公益研究中心:谈“疫”论益 | 弱势群体服务(十一):从新冠疫情响应看“脆弱”人群服务

 

支持协作者,你可以加入协作者之友,成为协作者月捐人

cf.lingxi360.com/p/ca512p4q3yewvdk5yev51dzgl8mknx7r

加入协作者之友 二维码_副本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