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者致辞

 

行走在民间——写给两岁的协作者

2005-03-18 created by:北京协作者

行走在民间

——写给两岁的协作者

 

这个春天,协作者两岁了。两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情,也足以磨砺一个组织初始的信念。

    如果说,以抗击SARS为代表的2003年之春,注定了协作者勤勉务实的作风,是为行动奠基年,那么,以全国性劳工权益调查、两届专题研讨会,以及《打工时代》丛书诞生为标示的2004,则注定了协作者边缘呐喊的风格,是为政策倡导年。

    两年,我们的脚步从未停滞。

    很多人问过我,你们的创意从哪里来的?你们这么点人怎么可以做这么多事?

    没有窍门,真的没有,所有的技巧在于行走的坚持,信念的坚守。

    在民间行走了这些年,目睹了“公民社会”与基层民众的距离,一直希望能够将自己的经验、技术和力量,通过实践探索出与民众结合的中国民间组织发展道路,这条路是否可行, “协作者”,背负了这一使命。

    我们交瘁过。毫无疑问,这是一项艰辛工作,《打工时代》丛书出版前的几个月,我们的主编每天从来没有睡足过6个小时;两届研讨会前后,我们大家几乎“又”消瘦了“一圈儿”;全国性劳工状况调研期间,我在深圳疲于奔命间几次产生“崩溃”的幻觉,而我在广东调查的同事也吃惊的告诉我,她几乎在同一时间也产生了同样的感觉……而在两年中,协作者搬了四次“家”,我们看着她像幼苗一样拔节、生长,有喜悦,但绝不长久——在民间这条道路上,你永远站在起点。

    我们颓废过。协作者有其宏伟的愿境,每个同事心存美好的理想,我们组合为团队。组织因此诞生,管理随之不可或缺——“可持续发展”成为NGO管理的关键词,肢解到组织本身,是战略规划、治理架构、制度建设、项目绩效、筹款渠道、项目建议书、总结报告……实质上,管理是人类机器化的产物——任何组织形式的管理,与人自由浪漫的本性都是一种矛盾,即使我们高扬“人性化”的旗帜。至今,撰写筹款报告依然是我人生最不快乐的事,而我的同事也吃惊的告诉我,这真是“同感,同感呵”……我们当然在继续着我们当初的选择,但从未感觉完美——在民间这条道路上,你永远心存缺憾,缺憾既是完美。

    我们也动摇过。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走进我们的空间,带着激情和爱,慷慨激昂。那些年轻的脸,让我们振奋。然而,这个世间,有多少一蹴而就指点江山的大事件呢?一些激情的火焰在继续燃烧,而一些激情的火焰在具体的现实中,在需要我们贴一张活动告示,搬一把椅子,耐心倾听一个打工妹的“喋喋不休”中……,往往不到三分钟就熄灭了,谁会想到,我们心中激情的火焰也会在颤抖中减弱……悲天悯人的情怀最容易受伤,我们始终不愿承认团队中会有心怀叵测的人,在个人利益得不到满足时,讥讽、诋毁,甚至伤害我们的组织。我们的心在流血,激情的火焰曾经弱到基点。我们当然必须面对我们的失败——在民间这条道路上,你永远要直面丑恶,三教九流什么都有,尽管我们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这就是现实,NGO从来不是人间的桃花源,脱离了民间的生活,她只能沦为精神贵族的“空中楼阁”。与其他行业相比,NGO也不存在任何特殊的光环,如果不能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势必与民间背道相驰。我们和农民、劳工、学者、官员……一样,如果你想成就你的理想,你必须付出你的努力;如果你期望变化,你必须从基础做起;如果你想影响宏观,你必须沉寂于个案的琐碎……我们首先是一个劳动者,这是本质;而奉献、爱心、志愿精神从来不是NGO独有——它们属于每一个自然人为人必须的基本品质,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不至于自负于NGO的十字架。

弱者的力量在于坚持,我们挑战了自己的极限;愚人的智慧在于坚守,我们坚守了自己的方向。我们行走在民间,不是我们选择了民间,全部的理由在于——我们本身即是民间的一员,这是血脉,根基,存在之所在。

我们的脚步从未停滞,行走,重要的是坚守。你是否忠于内心深处的呼唤,你是否感知生命本质的坦荡,你是否还有泪水可以像孩子一样奔流——我们不是组织化的符号,我们是人。

艳艳,餐厅服务员。这年元旦,她成功的主持了协作者新年晚会。她兴奋,说,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么多话;

老王,年近古稀的高级工程师。从最初对农民工的质疑,到成为坚定的志愿者。他振奋,说,每个打工者都是我的老师,和大家在一起我感觉自己依然年轻;

   小孙,尿毒症患者。三年了,媒体从近似狂热的关注,复归沉寂。热心者日渐减少,问候趋于形式。而她存在,与我们一起迎来这个春天,等待法院的判决,医院的手术通知;

政策,三令五申依然难以惠及农民工的社会保险。我们调查,出版,研讨会,个案诉讼……两年的持续呼吁,终于在这个春天凸现生机:北京有关部门宣布将全面落实《北京市外地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暂行办法》和《北京市外地农民工参加基本医疗保险暂行办法》,建筑企业必须依法给农民工上医疗和工伤保险,否则将处以最高1万元的罚款;

……

    改变这个世界是可能的。变化是结果,发端于“润物细无声”,只要我们坚持。

    几天前,协作者送别了一个叫小杨的小伙子。

    他在浙江打工,去年春天,冲床扎断了他的 3 根手指。老板给他 2000 元钱,让他回家。他选择法律,拖着残缺的肢体在异乡起诉,但法律的执行也会不公……他沮丧、愤怒、绝望……他准备和老板“以命抵命”,甚至找好了死去的方式。最后的时刻,他想到北京,看看协作者。

    那天早上,他出现在我们的小院,像孩子一样痛哭,他的老家在湖南,父亲早逝,母亲双目失明,至今不知道儿子失缺了手指。

    我们协助他找律师论证,联系媒体,做心理调适……更多的时候,递上一杯水,一碗热饭,让这个疲惫的身躯有一个休憩的家园。和我们生活了一个多月后,他准备再次返回浙江,向省高院提起申诉。那晚,我们谈了5个多小时,他说,以前自己一直认为世界上好人多,要相信正义的力量,工友说我脑子有病,我绝望了……谢谢你们,让我找回我自己。

    送别那天,这个倔强的小伙子眼圈红了。目睹他背着包,向异乡走去的身影,我和同事沉默了很久……

    变化是过程,总是出乎意料的漫长。

   “我们力求使农民工获得基本的社会公正,不再因为性别、职业和城乡差别而遭受歧视,每一个劳动者都可以怀抱人的梦想和尊严,自由地行走在大地”——这是协作者的愿境。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理解并坚持,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民间这条道路上,我们还需要走很长的时间来验证我们的理想。将理念融入行动,用行动反省,以实践证明,拿事实说话,是协作者必须的选择。我们会坚持,并行进,只要还有一个小杨,我们便没有理由停滞。

    感谢福特基金会好邻居项目、加拿大国际发展署公民社会项目,在过去的两年中,给予我们的宝贵支持;感谢全球绿色资助基金及温波先生持续两年的资助,使《协作者之友》印刷版得以与大家见面。谢谢你们。

    我们还要感谢协作者监事会的各位监事,感谢协作者专家委员会的各位委员,在我们最彷徨的时刻给予有力的指引。感谢所有并肩和协作者走过今天的志愿者,用一句歌词表达我们难以言表的心意:

   “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可以做好我自己。”

李涛

20053